| 樁赶| 頧瓮| 還假| 還疺| 膛碩| 匙鎮| 癒赽| ь膚| 算鰍| す瞳| 辭瓮| 鰍痑| 舷慇嫌衵秫ヶよ| 腎猾| 詞窒| 蠔碩| 裘鰍| 蚗す| 閩瓮| 栠傑| 旮屙| 鏍猿| ч肣狤| 囀酴| | 樁砱瓮| 籵笣| 蹕菟| 啋商| 還煆| | 褽碩| 桫瓮| 虞艙| 輒趙| 馽抾| 傖瓮| 笸⑻| 嘟傑| 湮罣| 遵傑| 撳鰍| 假艙| 湮荎| 迶泬| 拫畛鍛| す瞳| 掛洈庈| 頗譴| | 犧赽刓| 咘譴| 須藷| 抸埻| 犖捶| 靻喀| 拸憤| 肮假| 塢豐景赻笥よ| 漆假| 奻誰| 謀瞳| 栥刓誠| 惎瓮| | 陝傑| 囥菟| 妀飲| 砒阨| 竣匙| 飲擘| 傖假| 毞塞| 奻獐| ょ碩| 惘假| 詢倯瓮| 恅假| | 忭瓮| 蚗撳| 痰ざ| 假閣| 沺刓誠| 韓俜| 竣陲| 挔惜| 揧瓮| 迖爵| 囟帣| | 陰假| 壅笥| 滅傑⑹| 蚗撳| 舷慇嫌衵秫綴よ| 磑埭| 陲假| 漆藷| 糽啡| 倓假| 陔盺| 勀埭| 策傑| 磁蔬| 跡嫌躂| 陝棐| 酘堁| 皊傑| 衵迶| 堁假| 憚癒| 訧倓| 皊澱| 憛洈| 虞傑| 譴匟| 璽艙| 陲栠| 郩砱瓮| 鳹捶| й藺| 鳩傑| 疏躇| 輿菟| 源刓| 鷥洈| 醮璦| 椿| 鰓霤よ| 溶赽| | 課陲| 糽儚| 衼笢| 陔睿| 陓皊| | 漆倓| 瞳踩| 挕眧| 漆倓| 恲蔬| 絊傑| 鱖栠| 埬栠瓮| 繩爵佴| ь淜| 褪嫌ц衵秫笢よ| 衼輿| 湮璩| 騰陲| 狟豪埶| 痔蹕| 鱗綬| 憚癒| 假④| 陔罣瓮| 詢蚘| 幛洈| 滅傑⑹| 疺埭| 眅碩| 艙氈| 邧栠| 蔽桋| 聊箋| 堁韓| 氈飲| 坒筀| ⑻虞| 輩譴| ч笣| 試舷| 賧瓮| 奻裘鍛| 假韓| 皊猿| 虞鰍| 偽刓| 蟀堁⑹| 蛢傑| 囀盺| 恅腎| 囀盺| 恲瓮| 詢晷| 陲昹綬| 樁秭| 桲模賜| 鰍煉| 陲盺| 憐昹| 蚗譴| 陏笣| 黨ヱ| 假憚| 踢藷| 沺鍛瓮| 呤挔| 躂濫| 迶藷| 怢笢庈| 酗伈瓮| 虞す| 陰假| 假腦| 畛籵| 晊憚| 渫笣| 陲昹綬| 輿笚| 壅笥| 應昹| 挕假| и赽碩| 詢眧| 等瓮| 源傑| 蜚隅| 佼荻| 鏍睿| 濬拫ょ| 拸擐| 桲模誠| 劼攝杻衵よ| 陲搛| 詢怢| 陳栠瓮| 栠侇| 湮坒Э| 拻瑕| 籵弮| 習毚| 俵怢| 還屙| 笘刓| 伈碩| 扡瓮| 陲譴| 磁ひ| 蔬捶| 朻⑧| 宎倓| 陲猿| 港蟬| 皊梅庈| 鳹菟| 蜓埭| 鳳樁| | 羲趙| 觸隅| 呦笢| ч絢| 踢刓迋| 禍詣| 糽儚| 淏隅| 陲す| ね瓮| 耋瓮| 沺薯| 啃僅
首頁 > 文匯報 > 內地 > 正文

高齡趕科場 餘暇夜苦讀

2019-09-16
■1977年中國恢復高考,圖為當年在北京參加高考的青年在認真答卷。 資料圖片

「剛得知中斷了11年的高考要恢復時,我有些將信將疑:這是真的嗎?考試之後真的能按成績錄取嗎?」田浩存告訴香港文匯報記者,當時身邊好多人都報了名,他還在猶豫。

日上班夜溫書 僅睡兩三小時

「你作為曹縣一中的尖子生,你有能力用自己的真才實學取得成功。咱盼望的就是公平,你一定要參加高考!」姐姐田浩梅騎了40多里路的單車,從定陶縣城趕回老家,勸說田浩存備考。妻子王婷榮說:「你去考吧,家裡的老人和孩子我來照顧。」

家人的鼓勵和支持讓田浩存如夢方醒,他趕緊報了名。這時,距離那場著名的高考只有一個月的時間了。

當考生們苦於沒有複習資料的時候,田浩存珍藏了10年的一套高中課本幫了大忙。白天他給學生上課,晚上9點之後,才是屬於他的學習時間。他趴在昏暗的煤油燈下,徹夜苦讀。稍微睡上兩三個小時,起床鈴聲響起,他就趕緊爬起來,帶蚞ル肣怳@起跑操。

難忘作文考卷 書粉碎「四人幫」

1977年12月9日,田浩存趕考的日子來臨。他早早地起了床,吃了妻子做的早飯,把准考證揣在口袋裡,帶上一點中午吃的乾糧,就騎茪@輛破舊的單車,趕往20里外的曹縣八中考場。

第一場是考語文,作文題目是《難忘的一天》。田浩存清楚地記得,自己作文開頭的第一句話是:「一九七六年十月六日,是我終生難忘的一天。」他飽含激情地寫出了自己對粉碎「四人幫」的真情實感。他說,考試比較從容,包括數學,都發揮出了自己的水平。

對於那場考試,田浩存印象最深的是考生特別多,雖然兩個考生一個書桌,但考場秩序非常好。還記得第一天是語文、史地,第二天是政治、數學。數學考完之後,不少考生說自己交了白卷。

七歲兒首報喜 老父喜極而泣

「媽媽,爸爸考上了,爸爸考上了!」最先得知田浩存考上大學的竟然是7歲的小田霖。他從有線廣播裡,聽到全縣參加高考體檢和政審的名單中有父親的名字。

田浩存說,當時妻子並不太相信孩子的話,等他中午從學校回來,一家人又聽了一遍廣播才確認,頓時沉浸在喜悅中。

春節後的一天,校長遞給他一張山東大學的錄取通知書,全班學生歡呼雀躍,把他圍在中間。「父親看到我的通知書,手在顫抖,兩眼噙滿淚花。」說到這裡,田浩存已是熱淚盈眶。

1978年2月27日,田浩存終於辭別了父親,安頓好三個孩子,踏上了求學之路。

沿途放眼望去,冰雪消融,大地回春。「那時我的心情就像金黃色的迎春花,在暖風和麗日中怒放。」田浩存說。

讀文匯報PDF版面

新聞排行
圖集
視頻
賽譴繚誰耋 霞洈雛逜盺 源傑 鰍儔繚邧佼爵 敃詩庈 鎮模瞼 算刓瓮 擘の 茈掖盺
儔陲懈巹頗 晊假繚賤溫繚諳 憫斻 苤嗽刓笢爵 酴懾誰 苤繚諳淜 馱觼繚誰耋 朊牳 陲刓瑕
ょ湮刓淜 伔陬 錫碩誰耋 陔攽馱珛⑹ 弊茠陔帡觼部 貕爵陔游 陲桏抾 汜湛瓮 啞坒刓淜 鎮慇匙
https://www.whr.cc/bbsitemap.htm